時之勇者(日語:時の勇者;英語:Hero of Time)是特指經歷過《時之笛》以及《魔吉拉的面具》,並在《曙光公主》中以亡魂身分登場,那名林克所擁有的勇者稱號[1];之所以獲得此一稱呼是因為他拔起封印於時之神殿大師之劍,並在往後的征途中歷經多次的時空穿梭,最終解放賢者並擊敗加儂多夫,最後甚至選擇回到過去,藉著改變歷史來換來海拉魯和平的未來。

時之勇者作為多次穿梭時間之人,因為他穿梭時空的舉動而造成世界分裂為三條不同的時間軸,同時他締造的事蹟成為往後數個時代傳承的神話,可說是海拉魯的歷史上極具有重要地位的傳說勇者。[2]

生平經歷[編輯 | 編輯原始碼]

時之勇者的傳奇[編輯 | 編輯原始碼]

主條目:薩爾達傳說:時之笛

OoT3D Link and Epona Artwork.png

時之勇者誕生於海拉魯統一戰爭時期,尚在襁褓中的他由母親保護帶至科奇里森林,並託付給森林的守護神德庫樹長老,而他的母親在那之後也就此溘然離世[3]。林克從小與森林中的科奇里族一同成長,然而隨著加儂多夫為了盜取三角神力的陰謀開始襲向各種族,德庫樹長老也因此遭到魔物的襲擊,儘管林克與妖精娜薇擊敗了魔物,但仍無法治癒德庫樹的傷害,長老也在臨死前將重責大任託付給林克,並就此枯萎逝去[4];隨後林克走出森林,遇見了海拉魯各地的種族與人們,並和薩爾達公主策畫阻止加儂多夫的計畫,但加儂多夫的叛亂造成海拉魯城內的大混亂,公主也在倉皇之際被保母英帕帶離城堡,林克拔出了大師之劍的舉動卻讓這把劍封印的聖地入口敞開,加儂多夫得以觸碰到三角神力[5][6],林克卻因此陷入了七年的沉睡。

直到再次甦醒時已經過了七年,自己也成長為一名足以揮動大師之劍的青年[1],在光之賢者勞魯的與希卡族的希克指示下,林克深入到每個神殿內將盤據的魔物擊倒並逐一解放賢者,當賢者聚集後,光之賢者指示林克前往時之神殿,而等待在神殿中的正是希克,希克為林克解釋三角神力的來源以及它平衡的特性後,露出了手上的三角神力並將真面目展示給林克所知,原來希克正是薩爾達公主,身為賢者之首以及『智慧』聖三角繼承人的她,為了躲避加儂多夫的耳目而改變身分隱藏了起來[7],但隨著公主的真面目揭露,加儂多夫也隨即現身於神殿中擄走了公主,並要林克前來與他一決死戰[8],繼承著『勇氣』三角神力的林克也立刻前往加儂城堡,在所有賢者的協助下,林克得以破除加儂設下的障礙,在最高處與魔王展開賭上王國存滅的決鬥。

手持著大師之劍的林克,藉著這把聖劍具有的驅魔之力,再加上公主所給予的光箭,林克得以破除加儂多夫的邪氣與魔法並給予傷害,最後重創了加儂多夫使他倒地不起,與此同時城堡也隨之崩塌,林克帶著公主及時地逃出,然而就在他們以為結束時,加儂多夫從瓦礫中竄出,手中的三角神力也發出異樣的光芒,失控的神力讓加儂多夫化為巨大的野豬魔王『加儂』,並揮開了林克手持的大師之劍,林克設法在沒有聖劍的情況下與之周旋,在削弱加儂的力量後趁機取回大師之劍,最終,賢者們壓制住了加儂,林克也藉著大師之劍擊潰眼前的魔王,將其封印於虛無領域中,而加儂多夫在被完全封印前,對著林克與公主憤怒地咆哮,他總有一天會再次復活歸來的。

在一切結束後,薩爾達公主為了讓林克取回他的童年,吹奏了時之笛讓林克再次穿梭時空回到了過去,而公主也獨自留下面對著百廢待興的王國,回到了童年的林克,鬆開了握住大師之劍的手,選擇改變海拉魯遭到加儂多夫佔據的歷史,並來到城堡與小時候的公主『再次』重逢。

不為人知的冒險[編輯 | 編輯原始碼]

主條目:薩爾達傳說:魔吉拉的面具

藉著林克從未來歸還的記憶,小時候的公主在聆聽後決定著手防範加儂多夫入侵聖地的計畫,同時將時之笛託付給林克並讓他帶著笛子離開,而林克為了找尋曾經與他一同戰鬥的妖精夥伴的下落,從榮蓉牧場那借來了小馬伊波娜,開始了另一趟幾乎不為人知的冒險旅程。

MM Link Epona Artwork.png

數個月後,林克在一座神秘的森林中失去方向,突然帶著魔吉拉的面具骷髏小子出現將伊波娜以及時之笛給偷走,上前追去的林克卻跌入森林中一處落穴,掉進一處名為塔爾密納的世界,並且被骷髏小子強制變身為德庫果族的模樣,林克循著線索來到了時鐘鎮的大鐘樓所在,在那裡林克與上了奇怪的面具商人,並且得知骷髏小子試圖召喚月亮落下,讓時鐘鎮毀滅的消息;就在恐慌的第三天來臨,月亮即將撞上城鎮時,林克從骷髏小子搶回了時之笛,藉著吹奏笛子的時之歌將時空回溯到三天前,同時也從面具商人口中得知骷髏小子所戴的那副面具可怕的災難性,於是林克和被骷髏小子扔到一旁的妖精巧兒,開始在塔爾密那進行三天輪迴的異世界冒險。

藉著時之笛多次的三天輪迴,林克最終釋放了四位被面具封印的巨人,從而避免月亮撞毀城鎮的災難,但就在面對骷髏小子時,他臉上的魔吉拉的面具突然自行動作,將宿主的骷髏小子拋棄並飛至月亮上,在月亮上的迷宮中,林克面對魔吉拉的面具的魔人化身,最後終於將其消滅,同時恐怖的月亮也隨之消失,時鐘鎮迎來了新的第四天;林克將失去力量的面具交還給面具商人,也與骷髏小子成為了朋友,最後騎上伊波娜離開時鐘鎮,繼續去尋找他的妖精朋友。

往後的命運[編輯 | 編輯原始碼]

參考條目:薩爾達傳說:曙光公主

在那之後這位曾被稱為『時之勇者』林克,他後段的人生經歷不甚清楚,不過從他在《曙光公主》的亡魂形象來看,可得知林克在成年後可能回到海拉魯王國並成為騎士的一員,並且有了家室,甚至可能在某場戰役中失去了右眼;但儘管曾經立下許多功績,但林克卻沒有被世人以一個勇者所記得,甚至沒有人能夠繼承他身為勇者所擁有的那些劍技,抱持著這樣遺憾的心情,時之勇者就這樣走完了一生。

生前的那份遺憾,使得這名劍士在死亡後化為了一個有著骷髏外觀的亡魂,遊蕩於人世間長達百年之久,直到《曙光公主》事件中海拉魯王國面臨影之世界的襲擊時,他遇見了自己後代子孫,也是這世代中繼承『勇者』身分的後輩,於是他過去所學的劍術奧義全數傳授予《曙光公主》的林克,見證著自己的子孫成長為一名足以擔當起勇者名號的人後,這名徘徊百年的勇者亡魂在留下最後一句勉勵的話,就此了卻遺憾離開人世。

TP Hero's Spirit & Link.jpg

傳承事物[編輯 | 編輯原始碼]

時之勇者一生的既是段流傳在不同時空的傳奇,也是建立起整個系列時間軸的重要依據:在《時之笛》中他和加儂多夫的決戰成為時間軸分裂的起始點,當林克戰勝加儂後,薩爾達公主為了讓林克取回逝去的時光而將他送回到七年前,林克返回童年以及往後他人生所經歷的時空因此被稱為孩童時間軸,而薩爾達公主所留著的未來則被稱為成人時間軸;然而在另一個與之不同的平行世界,林克在決戰中落敗使得加儂獲得所有的三角神力導致的未來則被稱為敗北時間軸

  • WW Hero of Time Statue.png
    『孩童時間軸』上回到童年的林克,因為保有著那段未來的記憶,他的行動也改變了原本《時之笛》中王國被加儂多夫佔領的歷史,但是這樣的舉動也讓『時之勇者』的事蹟不復存在,因為沒有被世人以一個勇者所銘記,他那以一生經歷所磨練出的劍術更是無人繼承,這份遺憾讓林克死後成為一個漂泊的亡魂,直到百年後《曙光公主》的時代,他的劍術以及勇者的精神,才在命運驅使下由他的子孫再次傳承下去。
  • 在林克所離開的『成年時間軸』上,薩爾達公主整頓了遭到加儂摧毀的王國,勇者所揮舞的大師之劍也被海拉魯王室慎重地供奉於城堡內的聖堂內,『時之勇者』與魔王的戰鬥成為了這個時空中的一段傳奇史詩;然而多年後當加儂再次從封印中掙脫時,無人能阻止魔王野心的王國,最終被眾神降下的洪水所淹沒,世界因此成為一片汪洋大海,不過多年後《風之律動》的世界,一名海島上的少年依循島上『身著綠衣以祈求孩子們獲得傳說中勇者的勇氣』的習俗,並在因緣際會下踏上了與魔王周旋的故事,『時之勇者』的精神得以隨著風傳承至另一片天地上。
  • 儘管在『敗北時間軸』上,時之勇者因為被魔王加儂擊敗而幾乎沒有事蹟傳承下去,但是這不代表勇者的精神就此中斷,與『時之勇者』同樣身為騎士一族的後裔,其血脈最終傳承到的《眾神的三角神力》林克身上,隨著他擊敗加儂並收復三角神力,騎士一族的勇者意志終於得以再次守護著王國。

而在遙遠未來的曠野的時間軸上,海拉魯歷經了長達萬年的時光,許多過去的事件都成為難以考證真偽的神話,但是在這些模糊的片段,唯有『時之勇者』的身世被明確地記載下來,成為這個時代中指引勇者與騎士的精神指標。

人際關係[編輯 | 編輯原始碼]

親屬[編輯 | 編輯原始碼]

  • 林克的母親為了逃離海拉魯內戰的戰火,帶著還在襁褓中的林克來到柯奇里森林中,最後將林克託付給德庫樹長老就逝去,儘管林克對此沒有記憶,不過是之後德庫樹的孩子將這段經歷告訴林克,他才得知自己是海利亞人的身分。
  • 德庫樹長老作為森林的守護神,他將林克和其他科奇里族都視作自己的孩子並照顧之,不過早在當初他收留林克時就已經預見林克身為勇者的命運,因此他也是最信任林克的能力,認為只有林克才能阻止黑沙漠之民的邪惡陰謀。
  • 黃昏勇者是時之勇者百年後的子孫,也是和他同樣踏上勇者命運的天選之人,因此他將黃昏勇者視作自己的孩子,將所有劍術以及勇者的精神都傳授予他,彌補了他沒有勇者後繼者的遺憾。

好友與同伴[編輯 | 編輯原始碼]

OoT3D Sacred Forest Meadow Link meet Saria.jpg

  • 林克在德庫樹長老的守護下自幼在森林中生活,因此其他人都自動將林克視作科奇里族的一份子,和林克是青梅竹馬的莎莉亞更是時常探望林克,也會因為林克獲得專屬的妖精而感到開心,但是對於林克的不同之處,她也隱約察覺到林克總有一天會離開他們,因此當林克將離開森林時,莎莉亞更是將自己的寶物贈送給林克,希望林克能一直記得她,甚至七年後當林克以青年姿態回到森林時,童年的玩伴都已經認不出眼前的人就是曾經的『林克』,只有覺醒為森之賢者的莎莉亞認出林克,並且承諾到她將會是永遠記得林克的朋友
  • 在林克沒有妖精的時候,自詡為一族老大的米德時常會欺負他,不過米德會這麼做的原因,有一半是因為林克受到他們視作父親的德庫樹長老的關注,再加上莎莉亞也和林克很親近,嫉妒之下才會不時找林克麻煩,但是當林克離開森林後,米德才查覺到自己做了很過分的事情,表示他其實也是把林克當作自己的夥伴。
  • OoT Zelda Link Artwork.jpg
    林克和薩爾達公主是為了阻止加儂野心的同伴,但是隨著林克被捲入七年時空穿梭的命運,成為青年的兩人都在苦苦追循著彼此的身影,但是隨著重逢以及擊敗加儂多夫後,公主為了讓林克取回逝去的時光,林克也決定改變遭到魔王襲擊的未來,兩人就此別離於不同的時空中;不過從《魔吉拉的面具》中林克的回憶看來,儘管童年時期的薩爾達公主是『初次』見面,但是她仍感覺到似乎與林克相識許久,相信這段來自未來的警告並將時之笛託付給林克,側面顯示了兩人的羈絆。
  • 另外林克在幼年的冒險時間也曾來到榮蓉牧場並認識了牧場主人的女兒瑪蓉,由於彼此年歲相近,喜愛唱歌的瑪蓉也將一首歌教給林克,並和牧場中聰敏的小馬伊波娜變得友好,而也是因為童年相識的緣故,七年後當林克成長為青年回到牧場並解決牧場的問題後,瑪蓉和伊波娜都因為這首歌而認出了林克,之後伊波娜也成為林克的坐騎陪著他一同去冒險;而在《魔吉拉的面具》的故事開始前,林克似乎也與瑪蓉有著不錯的關係,才因此得以借出還是小馬的伊波娜並前去尋找曾經的妖精同伴
  • OoT Young Link and Navi.png
    娜薇德庫樹長老派去協助林克的守護妖精,在林克的冒險中娜薇會指示林克前進的方向,以及敵人的資訊和弱點,娜薇也是《時之笛》中陪伴林克橫跨七年,並一起面對困難相互扶持的同伴,然而當一切結束林克回到童年時,娜薇就離開了林克的身邊消失在不知名的地方,而林克為了尋找娜薇的下落,才會展開另一段冒險並發生《魔吉拉的面具》的故事。
  • 在冒險途中,幼年的林克曾協助鼓隆族擊敗古代龍多東哥王取回他們食物的產區,也因此被族長達魯尼亞被視為兄弟並獲得鼓隆紅寶石作為感謝;同時林克也拯救卓拉族的露朵公主,獲得作為訂婚之物的卓拉藍寶石,而露朵也將林克視作未婚夫看待,但是穿梭時空致使七年時間空白的林克未能理解這份感情,因此這分感情最終不了了之。

命名一覽[編輯 | 編輯原始碼]

Talking Timber (A Link to the Past).gif 在其他地區的名稱 Jabber Nut.gif
語言 原文 含義與由來
日文 時の勇者
英文 Hero of Time
繁體中文 時之勇者
簡體中文 时光之勇者
法文 Héros du temps
西班牙文 Héroe del Tiempo

圖片冊[編輯 | 編輯原始碼]

參考資料表[編輯 | 編輯原始碼]

  1. 1.0 1.1 大師之劍是一把心地邪惡之人絕對無法觸碰的聖劍。而且只有具備成為時之勇者資格的人才能夠將這把劍從底座拔起。不過…要成為時之勇者,你當時的年紀實在太小…所以你的靈魂整整沉睡了7年…而現在,你以時之勇者的身分覺醒的時刻到了。」—勞魯《時之笛3D》
  2. "源自古代戰爭,誕生出這輪迴的故事。穿梭時空而行的勇者,他的存在成為歷史的分歧點。海拉魯的編年史,因而發生了巨變。"(《海拉魯史記》(小學館), pg.91)
  3. 「那是在海拉魯王統一這個國家以前的事…那時候發生了一場激烈的戰爭。有一天,一個逃離戰火的海利亞人母親帶著嬰兒逃進了禁忌森林。身受重傷的母親把自己的孩子託付給了森之精靈德庫樹。」—德庫樹的孩子《時之笛3D》
  4. 「雖然你成功解除了詛咒,但是看來我的生命還是無法復原啊…我很快就必須迎接死亡了…但是…你們不必傷心…因為能夠像這樣…把這件事傳達給你…這就是海拉魯僅存的最後的希望了…」—德庫樹長老《時之笛3D》
  5. 「一切果然如我所料…『時之門』的鑰匙就在你的手裡…想不到引導老子我前往聖地的人竟然是你…我很感謝你啊,小鬼。」—加儂多夫《時之笛3D》
  6. 「那傢伙來到聖地中心…在這座光之神殿取得了三角神力,利用那股力量成為了魔王。」—勞魯《時之笛3D》
  7. 「而另一個人…身上宿有智慧三角神力的人…身為賢者領袖的第七位賢者…就是我…海拉魯公主薩爾達。」—薩爾達公主《時之笛3D》
  8. 「要是想救薩爾達,就到我的城堡來!。」—加儂多夫《時之笛3D》
除非另有註明,否則社區內容均使用CC-BY-SA授權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