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爾達傳說 Wiki
Advertisement

希卡族(日語:シーカー;英語:Sheikah單複),是薩爾達傳說系列中生活於海拉魯大陸上的一個人種,他們尊崇著海利亞女神的教誨而生,而隨著女神轉生為一名人類後,希卡族就開始侍奉繼承著女神血統的後裔——海拉魯王族,作為隱於黑暗中行動並擁有著各種高超技術的種族,希卡族幾乎做海利亞人的影子而生存,因此又有著『闇之民族』的別稱[1]

特徵

體態特徵

希卡族是海拉魯大陸上的一個人種,因此他們的外觀與最常見的海利亞人幾乎無二異,比較大的區別在於希卡族人多半有著紅色的瞳孔,以及較為淡色(淺黃色、白色)的頭髮,並且都有著細長的尖耳,而或許是歷史以及文化等因素影響,希卡族的體能和機動性比起海利亞人更顯得優秀,他們輕巧的身軀能夠使他們迅速且安靜地移動,同時高強的跳躍力可以輕鬆地翻越建築和地勢前進,在體術以及魔法上也有著傑出的造詣,這些特徵使得希卡族得以成為海拉魯大陸上如同『影子』般隱密的存在,迅速且不留痕跡地保護或解決他們認為的敵人。

文化特徵

儘管海利亞民族在海拉魯大陸上繁盛地生息著,但是由於時代的變遷常使得海利亞人的文化會有佚失甚至中斷的現象,相較之下,隱密生存的希卡族則保留著更多的古老信仰與文化,尤其是對於海利亞民族的起源——海利亞女神,希卡族更是格外地尊崇與敬重,這樣的思想也延續到了繼承女神血脈的直系後裔——海拉魯王族身上,隨著海利亞人建立起王國,希卡族就世世代代守護著海拉魯王族,有時暗中消滅危害王族的敵人,少數的希卡族女子會成為當代薩爾達公主的貼身護衛或奶媽,伴隨著公主成長並依循著她的命令行動,這一類的女子在歷史中多半以英帕的名稱被世人所知,希卡族的文化也才得以被海拉魯民眾略知一二。

社會文化

民族族徽

主要條目:希卡族紋章
Crest of the Sheikah Symbol.png

希卡族作為族徽的紋章,主體是一個睜開的眼睛圖案,上方有著三道睫毛,下方則留著一滴淚水。眼睛的圖騰代表著希卡族追尋『真實』『真相』的中心思想,而為了守護他們所尊崇的女神與其後裔,希卡族人不惜以任何手段完成目標,對於投身於黑暗中生存的決定,才因此加上了淚水的圖案象徵著這份覺悟[2];除了配戴有著族徽的裝飾外,希卡族也會把圖騰刺在臉上,隨著歷史演變,這種刺青也逐漸成為希卡族中一種避邪的傳統[3],用以祈求族人能夠免於邪魔的侵擾並平安成長。

除了作為族群的象徵,希卡族也會將這道紋章印在他們製造和開發的各種物件上,例如像是流言石神廟等等,這些廣泛隱藏於海拉魯大陸各處的文物,可見到希卡族勢力所及的範圍,也側面顯示出他們的高度發展技術。

語言與文字

主要條目:希卡族文字
Botw Sheikah Words.jpg

和多數的種族一樣,希卡族也同樣使用海利亞文字作為主要的書寫文字,不過在《曠野之息》的故事中可知希卡族還有另一種文字系統,此類文字是種以斜角線條和方塊組合而成,是一種具有幾何美感的書寫體文字,基本為26個字母符號,加上9個數字符號與4個標點符號,可對應現實中的英文字母與阿拉伯數字進行解讀;由於這套文字系統屬於古代希卡族文化,因此《曠野之息》的時代中僅在神廟希卡之石勇導石希卡塔等古代文物上可見到,但也因為古代希卡族曾因為擁有著強大的技術力而遭到王室打壓,這些文字對於現今的族人已經變得難以解讀,這也導致希卡族的研究學者對於祖先遺留的技術仍有許多待解讀的空間。

宗教與神話

女神海利亞的信仰

和海利亞民族相同,希卡族也同樣是屬於泛靈多神信仰,但正因為這個民族的隱蔽性,某些因為歷史斷層而消失於世人眼中的文物遺產同樣由希卡族默默地保存下來,甚至可以說海利亞民族古老的神話傳說,實際上是由希卡族所保留下來才得以被後世的研究者所知曉。

卡卡利科村的女神像

希卡族人信奉的最高神為女神海利亞,她最普遍的形象是一名身穿白衣的女子,因為傳說中海利亞與洛夫特飛鳥有著密不可分的關連性,因此也時常有著將海利亞描述為有著翅膀的女性神祇。從太古時代就侍奉海利亞本尊的希卡族來說,海利亞女神是三角神力與世界的守護者、果敢對抗魔王的戰士以及計畫周詳的策士,據說她為了將魔王從世界上消滅而制定了一個跨越千年的計畫,最後海利亞女神也捨棄了神力轉世為女性,並且她的計畫也催生出一名繼承著三角神力的勇者,被捲入與魔王之爭的兩人,最終在女神轉世者的堅持與勇者的活躍下,終於消滅了亙古以來的魔王,而當時的一名希卡族女子則見證了千年來女神的選擇以及兩人的成長[4],也因此對於希卡族而言,繼承女神血脈的家族則成為日後他們盡心侍奉的對象,而關於勇者的傳說也代代地由希卡族相傳著,他們相信有朝一日當大地再次陷入危難時,勇者會為了守護女神的後裔而再次覺醒而起。

指引與避邪的信仰

Botw Traveler's Guardian Deity.jpg

由於歷史因素,希卡族為了守護女神與其後裔避免遭到襲擊,他們會涉足到禁忌與不可告人的黑暗事物去探究真相,儘管如此,他們依舊崇尚光明並懷著對女神的忠心而行動,為了不讓自己迷失於黑暗中,希卡族因此極其重視『指引』『真實』,長久下來這樣的主題成為希卡族特有的文化,例如在《時之笛》時代中出現過的真實之鏡,不僅在外觀上形似希卡族的眼睛紋章,使用者也能透過鏡子看見被隱藏的事物甚至死者的魂魄,《曠野之息》時代的勇導石將資訊給予希卡之石功能的設計,就如同希卡之眼與淚滴的結合,這些文物的設計都一再地顯示出希卡族看待事物真相的思想,甚至成為一種特有的信仰概念,例如《曠野之息》時代常見的道祖神,希卡族將這種形似青蛙的神像擺放在住家或道路的出入口,他們相信道祖神會指引著正確的方向,並讓外出者能夠平安地歸來[5]

另一方面,魔物之類的存在時常潛伏於黑暗中[6],身處於其中的希卡族自然對於『邪惡』有所防範,在《時之笛》中埋葬著王國黑暗歷史的闇之神殿內部有著著許多充滿惡意與怨念的魔物[7],希卡族為了注視黑暗並防範其離開神殿危害外界的人,在入口處擺放著刻著眼睛圖案的石門,只有以火焰點燃前方所有燭台,才能照耀石門並令其開啟;長久下來,希卡族的眼睛紋章也成為族內用以作為驅邪的圖騰,在《曠野之息》時代中希卡族除了會將眼睛圖案描繪在族人臉上[3],也會在村莊的出入口安放有著眼睛圖案的鳥居,作為一種防範外界惡意入侵村子的避邪結界。

亡者守護人的信仰

希卡族長期探究黑暗的傳統,使得他們的信仰文化不免涉及到另一個重要的主題——『死亡』。在海拉魯境內人們遵循的葬俗多半是土葬,因此自然會有墳場的地方存在,但是並非所有死者都能毫無遺憾地離去,這些生前帶有遺憾的人死後常常會化身為妖靈一類的幽靈怪物於夜間徘徊,而希卡族不僅保護著王族成員的生命,也同樣守護著王族成員以及效忠者死後的安寧,在《時之笛》時代中王族陵墓就設立在希卡族的卡卡利科村中,那些盡忠王族的功臣死後也被埋葬在周邊[8],而希卡族除了守護陵墓不被盜墓者破壞,也會守護這些靈魂的安寧[9];另外像是在《曙光公主》中,希卡族也為傳奇的勇者亡靈設立了許多石碑,藉著這些石碑呼號的旋律能夠指引人前往勇者亡靈的所在地,也有著讓這位徘徊於世的亡靈完成心願,回歸安息之地的祈禱意義。

日常生活文化

家庭與社會

希卡族由於多過著隱世的生活,因此他們的社會階層僅區分為族長以及其他族人而已,其中族長大多採取世襲制度,族長的子孫身上會刺著希卡族的徽章,除了是一種地位的象徵,也是他們用以避邪的傳統[3];族長通常身兼著管理族人生活,以及和王室聯繫的職責,在歷經一定年紀後,族長多會被指派為王室公主的守護者,也因此,希卡族在多數時代常以『公主的守護者』身分而被外人所知。

《曠野之息》中的卡卡利科村的部落型態,我們可以得知希卡族的日常生活模式,希卡社會中沒有明確的性別與分工差異,依據能力或是家族傳承,男女都能夠進行農活、畜牧、商販、祭祀甚至戰鬥等職責,希卡族的住所主要是木製房屋,不同的住家彼此鄰近,並共享著諸如像是烹飪區域花園、儲藏區與祈禱處等的公共空間,而每棟住宅空間內可見到飲食、儲水、儲物等用途的暗色陶器,有些家庭還能見到草織或竹製的簍、撢、籮筐等農具,同時多數的家中都能見到守護神的青蛙石象,整體而言,希卡族的住所顯得樸實而沉穩,而屋內一截盛開的梅花枝以及照明的燈具,則成為室內空間為數不多的點綴色彩,而族長的宅邸則會擺放更多色彩的垂簾、旗幟、吊飾以及具有意義的繪像,作為一種展示身分的方式。

服飾衣物

(左)日常服飾;(右)戰鬥裝

雖然在不同時代有些許差異,但多數的希卡族因為身懷著機密行動的職責,因此他們會身穿著藍色的潛行套裝,這套衣物由古代技術織成的布料所製成,能降低移動時產生的摩擦聲[10][11][12],從而達到隱匿行動與潛入等的機密任務。

而在普通的日常生活中,希卡族會再套上紅白為主色的羽織外套,不過為了方便活動,外套的衣袖只到肘部,手腕處則會套上護腕布,腰部的部分則束著帶族徽的腰帶,下半身的衣裝,男性多半則會穿上白色長褲,女性除了長褲外也會穿著和羽織外套同樣設計的裙子,而腳上則穿著方便在田野間活動的長筒分趾鞋,需要的話,希卡族會戴上草織的鳥追笠,藉此在外出時遮蔽陽光照射;希卡族這套日常服看似普通,但其實利用了精湛的技術所編織,具有防水以及避雷的功用[13],這讓他們即使遇到下雨天依舊能外出活動[14]

希卡族鮮少穿戴多餘的配飾,頂多就戴上串珠項鍊,或其他有著希卡紋章的小飾品以祈福避邪之用,不過比較特別的是,希卡族會將頂部的頭髮向後梳捲成一團,然後再用髮帶以及髮髻固定住,這種髮型也成為希卡族的特色之一。

飲食

雖然希卡族的飲食習慣與海利亞民族相似,不過《曠野之息》中他們主要生活的卡卡利科村位於鄉間山谷中,因此他們利用稻米和蔬菜作為日常的主食,諸如像是野菜飯糰、胡蘿蔔燉湯以及南瓜燉肉等也成為卡卡利科村的家常料理,此外希卡族家庭常會利用海拉魯特產的蘋果,搭配奶油或是蜂蜜燉煮出水果甜點,而像是同樣是希卡族分支的依蓋隊,也不知為何特別喜愛香蕉這種水果,因此我們可以得知,希卡族主要以稻米,搭配各式蔬果為食材來進行料理,成為具有濃厚鄉土風情的希卡飲食文化。

風俗與習慣

婚姻

希卡族為一夫一妻制,通婚範圍遵照外婚制和一定程度等級的內婚制,雖然他們民族性較為隱密,但是他們也常與海利亞人或其他民族通婚,例如《曠野之息》中的洛貝利就與一名海利亞女性成婚並育有孩子,顯示出希卡族在婚姻制度上的包容性。

葬俗

卡卡利科村的墳場

儘管在希卡族村莊內時常可見到墳場存在,但是埋葬的幾乎都是與王室成員相關的海利亞人,希卡族人由於長期涉獵黑暗與禁忌的事物,為避免遺體遭他人盜取或是誕生出妖靈一類的存在,他們鮮少採取土葬,取而代之的是設立石碑來紀念逝去的人,例如在《曠野之息》卡卡利科村中,在村旁一個道路的盡頭就能見到長度不一的石柱群聳立於此,這裡就是村子的公墓所在,親人們會在此地悼念著逝去之人。

希卡族不保留遺體的習俗,也可從神廟中的導師身上窺見,這些導師是萬年前的希卡族人,他們承襲著海利亞女神的旨意,獨自在神廟中修行成為一具具乾枯的木乃伊形體,他們的意識就這樣在神廟中延續了近萬年之久,直到勇者歸來完成神廟的考驗後,這些希卡族導師就完成了任務,乾枯的身軀就會化為青綠色的光芒消散。

建築與藝術

民居建築

在不同作品中,卡卡利科村主要都是希卡族的重要聚落,但是要直到《曠野之息》後才呈現出希卡族人特有的房屋型態。在這部作品中,生活於此的希卡族人發展出一種特殊樣式的傳統住屋:為了在山谷的環境中生活,他們將地板和外側的廊道抬離地面,以欄杆圍起走廊,並用獨立的柱子在山牆處支撐起屋脊,上方則使用處理過的茅草或稻草製成茅葺樣式的屋頂,厚重的茅葺可以減少屋內熱量散失,並阻擋降水以及風勢,為了避免冬季的積雪堆積,屋頂的外型被設計為陡峭傾斜的樣子,並在固定的高度開設窗戶,或許是考慮到這種稻草屋頂並不耐強風,這些民居的屋脊還有大型的柱子,將茅葺和洗鍊的白牆牢牢結合在一起;而在屋子內,雖然是樸實的木製家具和其他生活用品,但有趣的是,在屋內的牆上可見到和古代神廟相似的曲線繩紋,這也代表著希卡族所傳承著的古老文化特色。

實際上,這些設計如同是將日本茅葺屋以及神社所結合的造型,而從梁柱等設計來看,更是與傳統的『神明造』神社有不少相似之處,英帕的住宅更能見到特有的門前鳥居與階梯,可以說這些建築,實際上蘊含著一族傳承的文化與信仰,以及祈願著安穩生活的願望,在山谷田野間所搭建起的特殊民居。

信仰建築

由於希卡族在信仰上有著許多面向,再加上不同時代呈現的風格,因此希卡族在信仰相關建築上也呈現出多樣的特色。

《時之笛》中登場的闇之神殿位於卡卡利科村的墳場的最深處,是希卡族曾經對敵人拷問與處決的地牢,最終成為見證著王國黑暗歷史的『神殿』。闇之神殿的入口被一扇刻印著希卡族眼睛紋章的石門封印,一但開啟,來訪者將會察覺到通道有著許多幻影牆,而這些幻影牆都是一張張詭譎的臉孔浮雕,帶著猙獰但又空洞的神情,露出獠牙並咧嘴而笑,以空靈嗓音訴說著神殿不為人知的黑暗秘辛,而繼續深入後,會經過有著斷頭台與幻影地板的深邃幽谷,並且四處可見到烏鴉與嚙鼠的雕像,而神殿的最深處有著一艘橫渡幽暗河流的船隻,最終會來到禁閉著黑暗魔物的牢房;希卡族也將許多被處決者的亡靈封印在神殿內部,不僅作為給予世人的警告與,更考驗著來訪者看穿『真相』的能力,顯見了希卡族對於黑暗、真實、指引與死亡等獨特意象的文化特色。

而在《曠野之息》的故事背景中,希卡族利用古代能源發展了高超技術並將其奉獻給王族,同時他們也希望將此技術用於對抗傳說中危害王國的災厄加儂,除了打造劃時代的兵器外,許多希卡族導師秉著海利亞女神的旨意,於各地興建擁有不同考驗的神廟,導師們也在神廟內進行苦修,最終入定成為神廟的一部分,這些散落在海拉魯各地的古代神廟,最大的特色就是建築上如同漩渦般的紋路,蜿蜒的曲線就像是從大地汲取古代能源,將生命注入到神廟內部,而紋路上的點線構造,隨著時間變化散發著橘紅色或藍色的光芒,就像是一張遠古的星象圖,象徵著希卡族身處於黑暗但又注視著光芒的使命,也就是將古老的智慧無私地奉獻跨越考驗的人,期許他能成長為與女神並肩對抗災厄的天選之人。

喪葬建築

TPHD Howling Stone.jpg

如同前面提及,由於希卡族多採用公墓合葬,因此鮮少會有個人特色的墓碑會喪葬建築存在。但是在《曙光公主》中,海拉魯各地存在著刻有希卡族紋章的神祕石碑,這些石碑上希卡族眼睛的部分被鏤空,隨著風穿過會發出陣陣的呼嚎聲,實際上這些石碑是為了紀念勇者亡靈所設立的,據說聆聽石孔的旋律並發出呼嚎聲,就能夠指引人前往勇者亡靈的所在地,或許這也是希卡族為了這名被時間所遺忘的勇者,期許他能夠完成心願並放下遺憾,回歸到應安息之地的祈願之石。

其他藝術品

希卡族藝術的就如同他們的民族性,以『真實』與『真相』為創作主題,除了表現在具有看穿幻影的魔法技術上之外,希卡族藝術品使用的原材大多為不易腐爛的材料,強調著他們不偏頗地記錄著歷史事件的文化,也因此,希卡族藝術最常見的就是石雕與石像,例如流言石這種有著希卡之眼的石雕,據說會記錄著周遭的傳言,並隨著時代變遷產生不同的造型變化,是最廣為流傳的希卡藝術品。

古代希卡族花紋

除此之外,在《曠野之息》的時代背景中,希卡族還發展出獨特的渦卷花紋,並將其運用到建築、物件以及圖繪上。這種藝術風格大量運用了漩渦繩紋的設計,尤其在人物上有著特別生動的描繪,例如在英帕宅邸中描述著萬年前與災厄加儂對戰的繪圖,呈現出族渦卷藝術最為鮮明的特徵;而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漩渦圖騰之外,這些藝術品上還有著相對筆直的點線紋路,這些點線圖案通常作為一種陪襯,有一種說法是這些點線是古代希卡族從星象圖上衍生出的紋路,作為與漩渦繩紋互相搭配的圖案,兩者結合產生出兼具著古代文物感以及現代科技感的特殊藝術風,成為古代希卡族最著名的文化特色之一。

科學與技術

魔法技藝

作為歷史悠久的民族之一,希卡族因為一族傳承的使命,發展出許多特殊的技術與魔法,而這些也多半是為了暗中輔佐女神後裔,而深入鑽研的特殊技能;而在《曠野之息》的歷史中,古代的希卡族發現了蘊含在大地中的古代能量,除了用以打造許多武器與道具外,諸如像是導師這類的古希卡族人,更能靈活使用古代能量,發揮出更多樣的戰鬥技巧。

  • 封印與結界

『結界』是希卡族為了對抗潛在的威脅,利用魔法封鎖特定通道,使魔物無法逃出或侵入的法術,不過若對方威力過大的話,那麼結界還是有可能被衝破,因此也並非萬能的封印。

封印神殿的大門結界

《時之笛》中,希卡族長英帕曾將黑暗魔物封印在井底,但是隨著魔王加儂的勢力擴大,黑暗魔物的力量也隨之膨脹最終打破了封印[15],衝出地面並潛入了村子後方的墳場深處;而在《禦天之劍》中,林克起初降落到封印神殿會見到門上刻印著希卡族的紋章,直到神殿內的老人確認林克的來意後,才解除了結界讓林克進入神殿,之後林克來到天望神殿的時候,也會發現魔族長因為女神僕從英帕對門設下了結界,因而多次用劍砍擊大門試圖破壞結界的畫面,這些都顯見了希卡族的結界強力之處。

  • 屏障

《禦天之劍》英帕的能量屏障

由於希卡族自古就有著護衛的職責,某些人能發出特殊的能量屏障,來阻擋對方的攻擊。在《禦天之劍》中,護衛薩爾達的英帕在沙漠遭到襲擊時,她就迅速的雙掌向前產生出半球體的屏障,擋下第一波攻擊,類似的法術也出現在《曠野之息》中,身為希卡族後裔的可蓋大人在與林克對戰時,也會在正前方召喚出方形的能量屏障,藉此阻擋任何的物理性攻擊。

這種屏障與結界有些相似,但抵禦範圍、強度似乎都和施術者的意志狀態有關,例如英帕使出的屏障屬於大範圍的立體防禦,但使用當下無法反擊,而且面對吉拉希姆不斷加強的攻勢,屏障最後也被打碎而差點落敗;可蓋大人則只能使出一個位於視線前方的方形屏障,雖然能配合其他攻擊招式,但若遭到來自死角攻擊打中後,就會因為短暫分心失而讓消失,因此這類的屏障都屬於一種暫時性的防禦法術。

  • 爆破

《禦天之劍》英帕的爆破炸彈

希卡族人能夠將能量凝聚產生破壞物體的效果,例如在《禦天之劍》中,林克上前與吉拉希姆對峙,爭取到了讓英帕和薩爾達逃走的時間,英帕在手掌上凝聚出一團藍色的能量球,將指示告訴林克後,隨即和薩爾達進入時之門內部並將能量球扔下,轉瞬間,能量球的爆炸也摧毀了時之門,阻止了吉拉希姆再度追上來的機會。

實際上,這個招式更像是一種運用技術,目的只在破壞物體而非殺敵力,想當然對於暗地活動的希卡族而言,鮮少會有使用到這種招數的時機,不過《曠野之息》中的希卡族人運用古代能量所研發出的遙控炸彈功能,似乎是基於類似原理產生的特殊破壞道具。

  • 心之眼

『心之眼』指的是察覺真相,看穿事物虛實的能力,有不少魔物會隱藏自身弱點,以及產生幻影來引誘人踏入陷阱,而身為潛藏於黑暗中護衛的希卡族,識破這些幻象也成為他們必修煉的能力之一。

OoT3D Sheik Stare Well.jpg

《時之笛》中,當黑暗魔物衝破封印逃到地面上時,希克是在場唯一看得見魔物的人,而林克只能隱約見到魔物的影子無法正確攻擊;不過希卡族也留下了能夠直接識破幻影的道具,普通人即使沒有鍛鍊心之眼,也能消耗魔力來看穿幻影;值得注意的是,希卡族也會反過來使用這種幻象,用以拷問和威嚇敵人,例如埋葬著海拉魯王國血腥歷史的闇之神殿,內部就有許多被幻影隱藏的陷阱與道路,這座神殿的存在也反映出希卡族不惜以任何手段完成目標的決心。

  • 偽裝與變身
Botw Yiga Soldier's Disguise.jpg

《曠野之息》中,有時候林克在路上會遇到一些奇怪對話的旅人,他們在交談後很快就會露出真面目,也就是試圖襲擊林克的依蓋隊。在他們準備攻擊前,身上會突然出現強光與煙霧,隨著依蓋隊的圖騰浮現後,原本的偽裝也就卸下,並出現一名手持武器的依蓋隊士兵,而從這個變化過程來看,這很可能是將希卡族傳統易容術結合魔法,產生出屬於依蓋隊的特殊變身術。

  • 召喚
Botw Kohga's Spike Ball Summon.jpg

《曠野之息》中,古代希卡導師米茲.喬西亞,以及希卡族分支,依蓋隊首領的可蓋大人,在戰鬥中都能見到他們憑空召喚出滾石或鐵球來進行攻擊的特殊招式。這種召喚術是一種古老的秘術,施術者藉著符咒與秘術來操使著古代能量,並藉此憑空召喚出物體來攻擊,身為古代希卡族的導師自然不用說,而依蓋隊中僅由歷代首領繼承此一秘術,所以只有可蓋大人會使用。

  • 分身術
Botw Monk Maz Koshia's Clone Techniques.jpg

《曠野之息》中,希卡導師米茲.喬西亞會利用古代能量產生8個分身,這些分身都能夠獨立進行攻擊,甚至能彼此配合產生連段式攻擊,除非本體受到影響,否則分身被攻擊到話也只會化為煙霧消失,而且導師還會依據狀況繼續製造分身,可以說是希卡族導師對於古代能量的進階運用招式。

  • 瞬身與移動

早在《時之笛》中,當時出現的希卡族人,也就是英帕希克就已經會使用遁術來隱藏行蹤,他們使用煙霧和閃光彈讓對方的感官瞬間失去作用,然後趁此時機迅速移動到高處或視線死角處,產生彷彿『憑空消失』的錯覺。

希卡導師的九字咒語

但是到了《曠野之息》中,由於長期的精進與研究,諸如像是米茲.喬西亞依蓋隊已經具有短距離『瞬間移動』技術,他們會利用煙霧和符咒,將自身瞬移到對方身邊來縮短進攻距離,而如果這些希卡族戰鬥人員使出結印,並且身後出現九字真言的咒文時,他們會瞬移到對方頭上並使出下突刺的殺招,是希卡族獨特的戰鬥招式。有趣的是,導師米茲.喬西亞使用的結印文字是古代的希卡族文字,而依蓋隊成員使用的則是當代的海利亞文字,也呈現出屬於不同時代的希卡文化特色。

古代技術

主要條目:古代技術

儘管希卡族以傑出的技藝而聞名,但在《曠野之息》古老前的時代中,希卡族憑藉著過人的智慧,發展出影響海拉魯極為深遠的新興技術,然而這項技術卻因為希卡族遭打壓的歷史而中斷傳承,直到萬餘年後才再次被重新挖掘研究,因此後世研究者將這些古代遺產,以及蘊含其中的能源、系統、架構等應用知識統稱為『古代技術』

歷史圖繪中,古代希卡族製造石板的過程

古代技術發展的基礎,是一種在地底發現的古代能源,希卡族發現這種新興能源具有儲存訊息、空間轉換以及類實體化等潛能,在長期研究下,希卡族研發出許多利用古代能源的系統,並將這些功能整合到一個手持的石板上,而當然的,希卡族將這些技術奉獻給海拉魯,為海拉魯帶來的極大的繁榮時代;由於希卡族對於海利亞女神忠誠的信仰,他們自然地想協助女神後裔與天選之人,對抗傳說中數度復活並危害王國的災厄加儂,於是希卡族利用古代技術打造出守護者神獸希卡塔以及神廟等許多兵器與設施,儘管確實在封印加儂一戰中發揮極大的作用,但強大的力量也讓海拉魯王族為之忌憚,古代技術因此被王室下令全數封存並掩埋,也因此除了那些在神廟中入定的希卡導師外,後世的族人已經失去了所有的研究資料,只能透過保存至今的遺物,逆向研究並解析古代技術,讓這些封存許久的遺產再次啟動。

天文學

希卡族身為亡者守護人的職責,以及黑暗的歷史,使得他們在天象觀察上也蘊含著生命理念,在《時之笛》中,位於卡卡利科村的王族陵墓中,有一面獻給王族的祝禱詞石碑,詩文以日月的升落比擬為生命的誕生與結束,並祈禱在日月循環的時間中,死者能夠安詳的沉睡[16]

古代神廟內的星辰點線圖

隨著時代進步,希卡族對於天文研究也變得更加純熟,在《曠野之息》的萬年前的古老時代中,當時的希卡族在海拉魯城堡下方興建了用於觀察天體運動的星象室[17],他們將萬年前的風景、星辰等景色記錄在牆上,這種點線圖也成為古代希卡族的藝術特色之一,在他們興建的神廟中都能見到這些星象圖紋存在[18];此外,因為希卡族世代傳承著許多神話和預言[19][20][21][22],使天文知識一定程度上發展出獨特的命運觀,顯著傳達出這種想法的就是基耀.烏神廟,透過神廟內的留言可知道,希卡族亦有著視星辰為命運指向者的文化存在[23]

軍事與諜報

武器道具

希卡族是擅長潛行的民族,因此他們所使用的武器,大多為適用於狹窄環境和近身纏鬥的小刀與長刀,當然為了應付不同的戰鬥狀況,希卡族也會使用弓、槍等其他適用於速戰的武器,這些武器上也多強調著一擊命中要害的設計。有趣的是,由於歷史因素導致在《曠野之息》中希卡族分裂,其中主和派也就是卡卡利科村的成員,他們的武器就主要以小刀、弓等著重於『護衛』特性的武器,而相反的,主戰派的依蓋隊則以長刀、圓刃和二連弓等擁有『一擊必傷(殺)』特性的武器,而身為最古老派別的希卡導師,他在戰鬥中則會使用弓以及古代兵器的守護者匕首,也看得出來歷史因素所造成的文化區別。
希卡族裝備

依蓋隊裝備

守護者裝備

防具裝備

如同前面提及,強調隱匿行動的希卡族,大多身穿著能夠降低移動摩擦聲的潛行套裝,早在《時之笛》的時代,當時英帕身上就已經穿著類似設計的服裝,到了《曠野之息》時代,則多了些肩甲、籠手等的防具構造,因此這種服裝成為希卡族特有的民族服飾,在卡卡利科村內都可以購買到;此外同樣也是希卡族後人的依蓋隊,他們的潛行套裝則染成紅色,並且甲冑上則多了刀片的設計,顯見了依蓋隊所強調的殺傷功能。

希卡族戰鬥員 依蓋隊成員


民族歷史

以下依據系列時間軸所安排的年代順序,介紹不同時代中希卡族相關的歷史。

女神時代~天空時代

SSHD Impa.jpg

海利亞仍以女神之姿治理大地的古老時代中,大地上就已經有許多種族共同生存著,然而,隨著魔王為了奪取三角神力而襲擊大地的戰亂時代中,有一支被女神所欽選的民族,他們憑藉著過人的智慧,將自身的蹤跡從大地上抹去,負責阻止被封印的魔王再次復活,以及執行女神所訂下的計畫,這個民族中一位名為英帕的女子,透過時之門穿越到千年後的世界尋找女神的轉世,也就是來自天空洛夫特的少女——薩爾達[24],協助她覺醒為女神並返回到千年前,再次成為鎮壓魔王的封印;實際上,女神全部的計劃都是為了催生出能夠消滅魔王的勇者存在,也因此當這名天選之人繼承神之遺產,許下毀滅魔王的願望,甚至再次擊敗千年前的魔王,並平安帶回薩爾達之後,英帕也就結束了她在這個時代的任務,最後英帕留在女神時代守護著大師之劍與時之門[25],英帕就這樣度過了千年的時光,在她已經垂垂老矣的時候,對著穿越時之門回來的薩爾達和藹地說道『我們又再次見面了』,完成了這橫跨千年的任務,英帕最後化為光芒,消逝在神殿之中。

將一生奉獻給女神與她所選的勇者,《禦天之劍》英帕的人生故事,正昭示著她所屬民族的全部信念——他們是心懷著對女神的信仰,珍惜著所賜的祝福並為了守護而行動,即使身處於黑暗,也要注視著光明的『希卡族』[26]

混沌~繁榮時代

在魔王被擊敗後,人們也逐漸從天空回歸於大地生活,然而隨著時間過去,有群人妄圖用自身的魔法掌控聖地與三角神力,最終他們被流放到遙遠的世界,為了避免混亂再起,古代賢者們在另一族天空人的協助下,於聖地入口建立起時之神殿,並用天空時代傳承下來的大師之劍封印入口,因三角神力引起的『混沌時代』才宣告結束,在這段時期,那些與女神海利亞有淵源的人們,逐漸被稱呼為海利亞人,海利亞人以時之神殿為中心建立起海拉魯王國,而繼承了女神血脈,也就是女神轉世者的直系後裔則成為了王國的皇族;由於對女神的信仰,希卡族在往後的數百年宣示效忠海拉魯皇族,並且將天空人存在的資訊、開啟天空通道的方式[22]、賢者的覺醒之地、以及與賢者共同對抗邪魔的時之勇者[27][28] 等許多王室相關的文物、預言與神話全部傳承下來,維持女神信仰的文化不使其中斷。

時之勇者時代

隨著海拉魯步入動盪不安的內戰時期,希卡族善用他們的隱匿技術,協助王國排除潛在的威脅,他們在卡卡利科村建立起地下墓穴與神殿,從遺留的各種刑具與骸骨來看,這裡應該是執行著各種暗殺、拷問、處決等任務的秘密場所[29],在海拉魯國王終於將各部落統一後,希卡族將這地方封閉,防止在其中誕生的魔物逃出到地面上,隨著和平時代到來,希卡族再次銷聲匿跡,只剩下一位名叫英帕的族長留在王城中[30],擔當起《時之笛》薩爾達公主的護衛,而英帕也以族長的權力,將她出生的卡卡利科村開放給貧窮的民眾入住[31]

不久後,來自西方格魯德族首領的加儂多夫,意圖打開聖地入口而威嚇不同種族,儘管公主查覺到加儂多夫邪惡的陰謀,但只有英帕相信公主的預感,也因此當林克如同公主的預知夢內容來到海拉魯城堡時,英帕也放心地讓林克與公主接觸,並指引林克任務的前進方向,然而就在林克完成任務歸來時,加儂多夫發動了叛亂,英帕只能帶著年幼的公主逃出城堡躲避追殺,在往後逃亡生活的七年內,英帕將希卡族的知識全傳授給公主,讓公主在成年後能偽裝成希卡族在外行動,當公主已經能獨自照顧自己時,英帕就將又重心放回管卡卡利科村,但是因為加儂邪惡的魔力使得各地魔物力量增強,地下墓穴的封印最終被打破,黑暗魔物也開始禍害著村子,英帕為了阻止魔物的行動而前往神殿,最後在『時之勇者』林克協助下消滅了魔物,英帕也因此覺醒為賢者,並在最終戰與其他賢者共同對抗魔王加儂多夫。

然而時之勇者與魔王對決的結果分裂出不同的時間軸,希卡族也因此踏上了截然不同的生存路線。

時之勇者敗北 時之勇者獲勝
孩童時代 成人時代
王室傳說的傳承者 黃昏與被遺忘的影子 洪水淹沒的闇之民族
距離時之勇者遙遠未來的時代
Botw Sheikah Calamity Legend.jpg
古代技術的締造者

光明與黑暗的時代

《時之笛》林克在與加儂多夫的最終決戰中,最後若不幸落敗,那麼之後即為『敗北時間軸』的歷史線。在這段歷史線上,倖存的公主以及賢者耗盡最後的力量,將魔王加儂封印於聖地中,讓海拉魯獲得短暫的喘息,然而隨著膨脹的黑暗力量開始從聖地入口外洩,當代海拉魯王命令賢者封閉入口,騎士團與從黑暗世界湧出的魔物軍團不斷交戰,爭取到時間讓賢者們完成封印,這場付出眾多犧牲的戰爭因此被稱為封印戰爭

AoL Princess Zelda I Artwork.png

在封印戰爭過後,海拉魯王國的勢力漸漸衰退,希卡族相關的人事物也幾乎在戰爭中佚失,只有少數時代中會有名為『英帕』的女子成為公主的奶媽,除了照顧公主,她們有時會前往其他地區進行神職人員(巫女)等護衛工作,以及將王族重要的『勇者』傳說等事蹟傳承下去,在災難將近的黑暗時刻,祈禱這些傳承的史料能成為協助勇者擊敗黑暗的助力,例如在王國最繁盛的黃金年代中,希卡族就依循著一名海拉魯國王的旨意,將記錄勇氣三角神力下落的資料代代相傳下去,直到數百年後的《林克的冒險》故事,英帕得知林克手上出現國王所說的三角印記,於是就將當初國王託付的卷軸與水晶託付給林克,懇求著林克找最後一塊三角神力的下落,將從黃金年代就沉睡至今的公主從詛咒中救出。

黃昏時代

《時之笛》林克在與加儂多夫的決戰中獲勝,並在薩爾達公主的協助下返回童年,由於來自未來的記憶,他將事情的經過告訴小時候的公主,也因此扭轉了整起《時之笛》事件,這段所改變的歷史也就被稱為『孩童時間軸』

TPHD Impaz in Hidden Village.jpg

這個時間軸上的希卡族依然維持著《時之笛》中的狀態,也就是幾乎不為外人所知的神秘民族,但從後續相關線索來看,或許希卡族一直以來只是某地中,過著與世隔絕的隱居生活而已。在《曙光公主》的故事中,林克以狼的型態首次與薩爾達公主見面時,此時可以注意到公主所穿的斗篷背後有著希卡之眼的圖騰在,也暗示了這時期希卡族仍保持著與王族聯繫的關係,爾後隨著故事推進,林克會造訪一個建立於山谷間極為隱蔽的村莊,儘管已經人去樓空,但從僅存的住民英帕爾口中得知,這個村莊的住民都是『侍奉著王室』的一族,實際上村中的招牌也都用海利亞文字寫著『卡卡利科村』,因此與《時之笛》提及的故事來看,可以合理判斷這裡正是希卡族所隱身的村落,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海拉魯城邑內有位名為英帕萊斯的占卜師,諸多證據顯示她也是希卡族的一員,不過此外的希卡族人遷移至何處則尚不得知。

此外,從希卡族還在各地設立神祕石碑,以及於石碑與時之勇者的聯繫這兩項線索來看,代表著希卡族可能從海拉魯王族成員口中得知,歷史因為勇者的歸來而被改變的事實,出於對勇者、亡者與指引的信仰,他們才會設立這些石碑,祈禱著時之勇者的亡靈有朝一日能回歸到應安息之地。

大海原時代

隨著《時之笛》林克戰勝魔王並返回童年,留下的薩爾達公主重建起遭到破壞的王國,在那之後的歷史被稱為『成人時間軸』

《大地汽笛》的流言石

然而這段時間軸上,由於勇者的離去,使得加儂再次復活後無人能阻止其肆虐,最後無計可施下眾神降下了洪水,將魔王隨著海拉魯王國淹沒在大海之下,儘管部分王族成員依然存活,但王國遭到淹沒還是讓希卡族的存在完全消失,唯一能證明這個民族曾經存在的,就是散落在海島各處的流言石,而王族後裔也將一塊以流言石切割而成的天青色石頭作為守護符,並將其代代相傳。此外,還有一種據說能看穿敵人生命的面具,因為外觀設計與希卡紋章極為相似,也被推測是希卡族的遺物,但目前尚未能得知其確切來源。

曠野的時代

在距離《時之笛》的遙遠未來中,希卡族依然做為王族的密探而生,同時他們也銘記著勇者、公主與魔王世代糾纏的故事,並希望能憑藉著自身的智慧與技術,為傳說中的勇者與公主奉獻一份心力。

古王國時期

《時之笛》時代的故事已經成為上古的神話,希卡族在地底發現了一種藍色的能源,憑藉著長期的研究,希卡族將這種能源大量運用在各項技術上,促成了高度的技術與文明飛躍,為了對抗即將復活的災厄加儂,希卡族打造了名為守護者的機械軍團,以及四台巨大的神獸,並在各地建立偵測加儂復活的高塔,以及設立各樣的考驗、訓練以及治療等功用的神廟,同時有超過一百名希卡族導師選擇奉獻自身,他們進入這些神廟中進行長期的入定與修行,等待著來世的天選之人,接受成長為勇者的考驗。

如同傳說描述一樣,當災厄加儂再次復活後,當代的勇者和公主踏上了戰場試圖再度封印災厄,而希卡族打造的軍團則做為兩人最強大的後盾,大幅削弱了災厄的力量,讓勇者與公主能夠擊潰災厄加儂,並順利地再度將其封印,然而見識到希卡族的高超技術後,海拉魯王族開始為之忌憚,在大戰過後,海拉魯國王下令將所有希卡技術封存,並開始驅逐希卡族人,蒙受不白之冤的希卡族因而分裂為主和派與主戰派,前者遁入山谷中開始隱姓埋名地生活,而後者則逃到邊境的沙漠地帶,並因為憎恨王族,最後演變為效忠災厄加儂的依蓋隊。儘管希卡族的奉獻在那之後為海拉魯王國帶來長久的繁榮時代,卻也同時埋下了毀滅性的種子。

大災厄時期

自從災厄加儂被封印過後,海拉魯王國度過了繁盛的萬年王朝時期,然而隨著一名占卜師做出了災厄將再次復活的預言後,當代的羅姆國王決定將萬年前的古代技術解封用以對抗災厄,在他的斡旋與懇求下,隱居在卡卡利科村的希卡族終於與海拉魯王室達成和解,之後希卡族依據殘留的資料,將當年被掩埋的神獸、守護者以及神廟等挖掘出土,但因為這些技術早已失傳許久,因此羅姆王在海拉魯城邑周邊設立了王室古代研究所,並任命希卡族族長英帕為王室執政官助理,協助整個古代技術的解析與研究,當研究開始步上軌道時,羅姆王的女兒薩爾達公主也在英帕的介紹下參與了這項研究計畫。

儘管研究計畫一開始因為設施無法啟動而陷入瓶頸,但是當眾人在初始台地找到了一個統整古代技術功能的石板後,神獸和守護者的解析才開始有進展,

聚居地

外部支系

民族關係

命名一覽

圖片冊

參考資料表

  1. 「小弟弟有沒有聽過闇之民族的故事?他們是我們海利亞人的『影子』…名字就叫做希卡族。」—海拉魯城邑的藍衣老人《時之笛3D》
  2. "希卡族的紋章
    和希卡族相關的道具上可見到的紋章。為了瞭解真相而睜大眼睛的圖案。作為王家的影子生存,即使不擇手段也要完成目的……像是早已看穿自身的存在,僅僅淌下一滴淚水而已。"(《海拉魯大百科》(德間書店), pg.040)
  3. 3.0 3.1 3.2 「噫噫……就……就算看著帕雅的臉,上頭也沒什麼東西啊……這……還是說,您想看的是這個紋章呢?這……這對希卡族而言,是一種用來避邪的方式。族長的子孫會將紋章刺在身上作為證明,這是我們的風俗。」—帕雅《曠野之息》
  4. 「我們不能再讓終焉者復活…不能使這世界再次處於威脅下…這是我們一族被賦予的任務…我們很榮幸能被女神所欽選,這就是我們身為希卡族所擔起的職責。」—英帕《禦天之劍》
  5. 「道祖神大人是指引我們方向的路標。林克大人要走的路,就是我們要走的路……帕雅能做的,也只有這點小事了……」—帕雅《曠野之息》
  6. 「林克大人……您現在要出門嗎?惡魔總是與黑暗一同降臨。走在夜路上請務必小心……」—帕雅《曠野之息》
  7. "藏匿於暗中之物…充滿惡意的陷阱…連該走的路也無法看清…"—闇之神殿《時之笛3D》
  8. "沉眠此地的靈魂 乃是對海拉魯王族 宣誓效忠者的靈魂"—墳場門口石碑《時之笛3D》
  9. "侍奉王族的希卡族人 在這卡卡利科建立村鎮 成為沉睡之魂的守護者"—墳場門口石碑《時之笛3D》
  10. "潛行面罩:乍看之下像是普通的布面罩,但其實採用了希卡族的技術,施加了特別設計,徹底抑制衣物摩擦的聲音。最適合機密行動"—《曠野之息》
  11. "潛行緊身衣:希卡族流傳下來的機密行動用緊身服。使用可以抑制衣物摩擦聲的材料,即使行動迅速也不會產生雜音。"—《曠野之息》
  12. "潛行緊身褲希卡族進行機密行動時所用的緊身褲,以使用了古代技術的布料製成,能夠極力抑制衣物摩擦的聲音。"—《曠野之息》
  13. 「這件服裝也是利用此技術製成的訂製品。除了下雨外,也不必擔心會被雷打到。即使看起來全身都淋溼了,但實際感覺還是非常舒適哦。」—多朗《曠野之息》
  14. (下雨沒關係嗎?)
    「這點您不用擔心。這是希卡族流傳下來的民族服飾。是為了隨時都能完成任務、適應任何環境而設計的。這點小雨根本不算什麼。」—博嘉多《曠野之息》
  15. 「林克,事情很不妙…闇之魔物復活了!闇之魔物原本被卡卡利科村村長英帕的力量封在井底…但魔物的力量增強之後,便衝破水井的封印來到了地上!!」—希克《時之笛3D》
  16. "僅將此詩獻給王族
    日升日落  一如生命終將消逝
    當日化為月…月化為日…
    徘迴於人世間的死者 將得以安詳沉睡"—王族陵墓《時之笛3D》
  17. "主殿與怨念加儂
    英傑大廳的地板蔓延著怨念,災厄加儂的本體則位於謁見室天花板上的繭狀物中,一旦破繭而出,災厄加儂就會砸破下方的地板,從筒狀的通道落入到地下空間。這裡是希卡族曾用於天體觀測的場所,這個半球狀的研究設施,牆上描繪著許多天體以及海拉魯的景色。"(《曠野之息-大師之書》(德間書店), pg.402)
  18. "過去曾觀測著宇宙?古代的希卡族
    在古代的希卡遺物中,可以看到許多用點與直線組合的圖案。在某些試煉祠堂中,這些圖案作為解謎的提示,甚至在守護者步足根部,也能確認到類似的圖案存在。有一種說法是,這些圖案描繪的是夜空中的星星與星座,或許古代的希卡族,曾經觀察星象並進行天體研究過也說不定。"(《曠野之息-大師之書》(德間書店), pg.213)
  19. 「林克,現在是該告訴你流傳在海拉魯中,關於『薩爾達傳說』的時候了。」—英帕《林克的冒險》故事序幕
  20. 覺醒的人們迎來時之勇者將邪魔封印…最後取回和平之光。這是流傳在我們希卡族關於神殿的傳說。」—希克《時之笛3D》
  21. 「闇之民族…希卡族代代相傳的關於三角神力的另一個不為人知的傳說…」—希克《時之笛3D》
  22. 22.0 22.1 「根據我家族的傳說,很久以前,在王族還與天空有所交流的時代中,天空之人曾經獻上將一把擁有不可思議力量的法杖,那個法杖被稱作複製之杖。」—英帕爾《曙光公主》
  23. "眺望星星吧,眾多繁星乃開拓命運之路標。"—基耀.烏神廟《曠野之息》
  24. 「我是奉海利亞大人的命令,為了拯救妳所守護的世界,才會數度穿越時之門而來的。」—英帕《禦天之劍》
  25. 「薩爾達大人……擁有海利亞大人記憶的您應該很清楚,我原本就是這時代的人啊。」—英帕《禦天之劍》
  26. 「我們不能再讓終焉者復活…不能使這世界再次處於威脅下…這是我們一族被賦予的任務…我們很榮幸能被女神所欽選,這就是我們身為希卡族所擔起的職責。」—英帕《禦天之劍》
  27. 「擁有傳說的聖劍…大師之劍的人…那就是時之勇者…」—希克《時之笛3D》
  28. 「當世界受邪魔所支配時,因來自聖地之聲而覺醒的人們將現身在五座神殿…其一在深邃之森…其一在高峻之山…其一在廣闊之湖…其一在死屍之屋…其一在沙之女神…覺醒的人們迎來時之勇者將邪魔封印…最後取回和平之光。這是流傳在我們希卡族關於神殿的傳說。」—希克《時之笛3D》
  29. "闇之神殿…那是海拉魯沾滿鮮血的黑暗歷史…慾望與怨恨的集中之地…"—闇之神殿《時之笛3D》
  30. 「不過自從進入和平的時代之後就再也沒有人見過希卡族了…可是啊,有傳聞說…在城堡裡好像有唯一的一個希卡族女人…」—海拉魯城邑的藍衣老人《時之笛3D》
  31. 「這個村子原本是希卡族的村子,是英帕大人把這個村子賜予給我們的。」—卡卡利科村內的士兵《時之笛3D》
Advertisement